82岁陶艺泰斗刘泽棉:七十余载匠心雕琢 刻录石湾岁月峥嵘

2019-11-08 17:43:50

“我家里和办公室里有很多书。这些是我思考的食粮。当我有时间去图书馆、书店和博物馆时,我会感到非常高兴。”

——82岁的石湾陶艺大师刘泽棉坚持学习创作

"成为一个好的陶瓷娃娃,我感到很轻松."石湾陶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刘泽棉从事表演艺术已有70多年。七八岁时,他和父亲一起制作陶器谋生。15岁时,他完成了第一尊伟人雕像。18岁时,他加入了组织陶瓷生产合作社。21岁时,他与老一辈陶艺家一起探索石湾陶器的复兴。50岁时,他在香港举办了一个个人展览。一件高质量原创作品的价格超过1万元。76岁时,一件原创作品以360万元的价格售出。现年82岁的他仍然坚持自己的创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他发表了他的新作《举杯庆祝》。

几天前,一名来自杜南的记者来到刘泽棉的工作室,看到一名银发男子正在修剪观音像的细节。他聆听了自己将石湾陶瓷艺术在过去70年间的发展联系起来的亲身经历,从抗战时期的商业萧条到高端艺术的普及和经济的快速发展。尘封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浮现出来,就像陶器雕塑一样,漂浮在尘埃中,看到真实的面孔。

◎抗日战争期间

石湾陶瓷业萧条,工匠流离失所

1937年,刘泽棉出生于一个陶瓷艺术家家庭。1938年10月,石湾落入敌人手中。"水路和陆路都没有,木材和其他原材料也不能运到石湾."刘泽棉很小的时候,石湾许多腐烂房屋的屋顶都被拆下来当柴火。

没有人买石湾娃娃,石湾制陶业萎缩,许多大师逃到其他地方。少数流离失所的大师仍然以陶器为生,但也就是说,他们制作少量粗糙的圆柱瓦。刘泽棉一家也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刘泽棉也在一所私立学校学习了一段时间。"这就像写一支笔,读几个月的旧书."七八岁时,他跟随父亲靠做洋娃娃谋生。

抗战胜利后,石湾的制陶业开始复苏。石湾开始出口陶俑,并通过香港转卖到国外,如肩扛式钱币、胡须俑、渔民等。“曾经一个老板可以雇一百多人来做这些娃娃,我们家也是这样,比如钓鱼翁。一个人必须制造至少20或30件。”

刘泽棉来自一个陶瓷艺术家家庭,但他对自己在家的技能不满意。刘泽棉住在著名陶瓷艺术家刘传佳附近。因此,他经常跑到刘传南那里“偷”他的老师,希望学习刘传南的技能。

有一次,刘川做了一个一米高的观音,“这是一个坐着的观音,令人印象深刻。”解放前,石湾没有多少著名艺术家坚持制作高端艺术品。只有少数著名艺术家在做这件事,刘川就是其中之一。“从旧社会到现在,他一直坚持制作高端艺术品”这也影响了刘泽棉的艺术生活。

新中国成立后

探索石湾艺术陶瓷厂的复兴之路

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刘泽棉才有机会上学。那年他13岁。“那时我们被称为‘阅读新书’,教科书和老师会介绍中国伟大的革命者,所以他想成为毛泽东的肖像。他的想法得到了老师的支持和帮助。“只有画报才能展示人物的脸是如何起伏的,以及如何展示他们丰满的前额。据一家画报报道,在老师的帮助下,15岁的刘泽棉完成了一件陶器雕塑,毛泽东的肖像。后来,雕塑被送到镇工商联展出,并被授予30元奖金。

20世纪50年代,他的父亲离家去了香港。刘泽棉辍学回家,承担起养家的重担。他向手工行业申请了自制的营业执照。他的母亲和几个兄弟姐妹在石湾租了一家小商店,靠画伟人、志愿者和刘胡兰的肖像谋生。

1955年,刘泽棉参加并组织了陶瓷工艺生产合作社,“合作社主要是聚集一些分散的个体经营者,我们需要创造更多的品种来维持合作社的运作。”这些被称为“流离失所者”的自营职业者聚集在一起后,他们对自己的创作非常热情,相互学习,相互提供意见。

1958年,“合作社、艺术陶瓷厂和广州市人民艺术学会由三个改为一个,成为石湾艺术陶瓷厂”后来,陶瓷厂逐渐从国有转变为民营,成为今天的新石湾美术陶瓷厂。"

所有的老、中、青年陶瓷艺术家聚集在一起。当时,刘泽棉作为年轻陶瓷艺术家的代表,跟随当时石湾陶瓷艺术的领军人物刘川、曲干等老一辈艺术家,探索石湾陶瓷艺术的复兴,通过他们的努力,石湾陶瓷艺术跳出了廉价的“山民”水平,发展成为高端艺术和精品。

根据刘泽棉的个人纪念品清单,不难发现,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他主要关注工农兵生活的主题,包括《鸭子》、《海军与儿童》、《刘三姐》、《欢乐》和《苗寨丰收》等作品。这些作品大部分都是受生活启发的。在大事记列表中,大多数作品在“在这样那样的地方体验生活”之前都有一句话。

在刘泽棉看来,创造必须有激情和想法。无论创作什么样的作品,作者都必须表达他当时和当时的感受,这样人们才能从作品中看到时代的变化。

◎改革开放

以创作为主题的百花齐放。一件作品值一万元。

改革开放后,刘泽棉迎来了个人创作的高峰时期,题材更加广泛,既有传统的也有现代的,创作方式也有所不同。从最初对宣传的关注到赋予作品更多意义的需要,作品应该是善意的,作品应该不断得到欣赏。

也是在这个时候,许多陶瓷大师离开工厂,建立了自己的家园。刘泽棉还在工厂里,“我没有想过要出去做这件事,我在这里感到非常满意。”从20岁到80岁,他在这家工厂工作。刘泽棉不愿意离开。只要他呆在工厂里,他的心就“像火炉一样温暖”。他想在这里勤奋地工作。

1981年,香港举办石湾陶瓷艺术展,组织者提出要一套传统作品。刘泽棉决定和他的兄弟刘兵和儿子刘赵晋一起制作一套18顶罗汉。他们去了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河南洛阳的龙门石窟、云南的琼珠寺、广东的南华寺等佛教造像收集资料。回到石湾后,他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理解制作了100多份小粘土手稿。经过反复考虑和选择,他们最终选择了18个最终草案,创造了18个不同姿态和丰富个性的罗汉。

这套《海洋十八》轰动一时,获得了国家工艺美术百花奖的瑰宝金杯奖,从而确立了刘泽棉在中国艺术陶瓷行业的艺术地位。

1987年,刘泽棉在香港举办了个展。一个高质量的石湾娃娃的原作可以卖到数万元。当时10,000元的概念是什么?在20世纪80年代,“一万元家庭”是富裕的象征,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年收入超过一万元,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十二生肖作品越来越多火石湾陶瓷延伸到高端

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石湾陶瓷艺术作品从原始作品和原始产品细分为原创作品、精品、特色产品和高档流行产品。

“对于艺术品制造商来说,很难估计哪个好卖,哪个不好卖。他们只想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刘泽棉没有想到的是,近年来中国十二生肖陶塑系列相当成功。起初,这个系列只由少数几个人才制作。自2008年以来,石湾还举办了黄道陶器比赛,并参观和展览其作品。比赛结束后,每年有100多件黄道十二宫作品参赛。

刘泽棉在2002年开始写黄道十二宫作品。"经过一个从羊到马的循环,再也没有了."其中,最高价是“马到成功”卖出5万多,“马到成功卖出5万多,想想都觉得害怕。”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支持黄道十二宫作为高级艺术品。

石湾十二生肖陶器已经从传统演变到现代,从普通家居陈设演变到高端限量收藏。事实上,它也是石湾陶器近年来发展的缩影,也是石湾陶器制作人成长的见证。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年一场名为“心悦吉雅-佛山当代艺术陶瓷专场拍卖”的拍卖会上,刘泽棉以“老子骑绿牛退场”为主题的原创作品《子琪东来》以360万元的价格售出,成为拍卖市场上石湾娃娃的最高价格,再次证明了石湾陶瓷的价值。

雕刻“举杯庆祝70周年”

今年9月21日,“举杯庆祝”作为刘泽棉的新作推出,这是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创作的作品。新产品发布后,刘泽棉回到工作室继续创作,完成了完整观音像的细节。

回顾过去几年,他觉得自己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文化。“他没有足够的知识、深度、水平和阅读能力。他从小就不得不工作,没有机会继续深造。”

虽然他很少读书,但他有超越前人的雄心。愚蠢的鸟先飞是他修补“短板”的有效方法。为了把一切都做好,他必须首先做好准备。例如,当他是观音时,他说他必须翻过这本书来看看别人的行为。如果他不够聪明,他会寻找一些材料。“读了很多书,你以前是怎么做到的,现在又是怎么做到的。当你自己做的时候,你会暗暗下定决心去超越它。”

他不会说话也不会社交。他唯一能做好的事就是这份工作。除了陶器,他没有其他特殊爱好。“我没什么可想的,也想不起来自己。我觉得做一个好娃娃很轻松。”

为了做好这项工作,他订购了许多艺术和雕塑书籍。“家里和办公室里有很多书。这些是我的精神食粮。当我有时间去图书馆、书店和博物馆时,我会感到非常高兴。”

合作:尤曼妮的写作/摄影:杜南记者杨易云的一些照片由新美国陶艺公司提供。

500彩票 快三技巧 江苏快3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天电玩城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