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地区紧张局势的历史逻辑与现实联系

2019-10-24 13:02:19

2018年9月14日,沙特阿拉伯布格和胡里斯的两个石油设施遭到暴力袭击,海湾地区的局势再次紧张。袭击爆发后,由美国和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反伊朗集团”将驱动力指向伊朗。对此,伊朗表示这是美国一贯的“诽谤政策”。事实上,这次袭击可以被视为外国势力和该地区国家多年来围绕海湾地缘政治游戏的历史逻辑演变的结果。

“安全困境”主导下的海湾国际关系

海湾地区一直被认为是安全困境最突出的地区。该地区安全体系的形成始于1971年,当时英国军队从该地区撤出,巴林、卡塔尔、阿曼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相继独立,而科威特在10年前独立,这极大地塑造了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这种“安全”集中在海湾君主国对国内威胁的担忧上。

1971年,美国取代英国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外部力量。此时,伊朗和沙特阿拉伯都是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海湾地区一直保持着罕见的“和平”状态。1979年是海湾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五大历史事件塑造了该地区的国际关系格局:首先,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第二,萨达姆·侯赛因掌权。第三,苏联入侵阿富汗。第四,反对沙特阿拉伯政权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袭击并占领了麦加的大清真寺。第五,埃及和以色列签署了和平条约。毫无疑问,这些事件一方面挑战了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另一方面威胁了海湾国家政权的安全。

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后,美国和伊拉克的关系破裂,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并没有给该地区带来和平。相反,战争中发展起来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迅速蔓延到海湾地区,甚至整个西亚和北非地区。在两伊战争中,海湾君主一方面不得不防范激进思想的渗透,另一方面,他们不想直接对抗伊朗,所以他们选择支持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伊拉克。1981年,海湾君主成立了海湾合作委员会(海湾合作委员会)来应对伊朗的威胁。然而,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改变了海湾地区的格局。此时,海湾君主制和美国都指向伊朗伊斯兰革命政权和萨达姆侯赛因的地区扩张主义。

911事件的爆发继续塑造着海湾地区的格局。随着布什政府发起“全球反恐战争”和“大中东民主计划”,美国开始寻求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政权。美国的过度干预和海湾国家经济发展的疲软导致了海湾君主制内部的大规模反美思潮,尤其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出现。

历史上,海湾地区是一个容易发生冲突的地区。自1980年以来,该地区爆发了三场大规模的国际战争,即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事实上,为了防止战争爆发和应对各种国内外威胁,海湾国家增加了军事投资,但它们非但没有加强各自的安全,反而制造了国家间不信任的局面。

自2003年以来,海湾国家的“安全困境”越来越明显。主要表现为:第一,是否要大幅提高该国的防御能力,因为这一措施可能会导致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的措施,最终将导致该地区的大规模军备竞赛;第二,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和“分包”给大国之间的两难境地;第三,保持该地区不受大国控制与吸引外部力量提供安全之间存在矛盾。实质上,这三组“安全困境”都源于海湾领导人对该政权脆弱性的担忧。因此,在制定外交政策时,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政治因素是预测这一政策的实施是否会危及自己政权的安全,而基于这一逻辑的政策往往违背国家利益。

海湾合作委员会内部分歧的加深

2011年爆发的“阿拉伯之春”是世俗力量和伊斯兰力量之间的斗争,也是近年来塑造海湾地区格局的重要影响之一。跨国伊斯兰主义一直被海湾君主视为重要威胁之一。自2011年以来,伊斯兰主义将中东地区分为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主导的反跨国意识形态阵营和土耳其和卡塔尔主导的跨国意识形态阵营。

这种结构性矛盾对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内部关系产生了深刻影响。例如,在2014年爆发的第一次卡塔尔危机期间,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指责卡塔尔通过支持兄弟会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并召回了它们驻卡塔尔的大使。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和也门冲突的爆发进一步加深了海湾合作委员会内部的分歧。2017年,特朗普首次访问海湾地区。他对伊朗的明确立场和对沙特阿拉伯的支持引发了海湾合作委员会一些成员的批评,并在联盟内部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外交危机。一系列事件的爆发最终推动了2017年第二次卡塔尔危机的爆发,也标志着海湾合作委员会内部的分歧首次公之于众。

由于海湾国家对自身安全利益的担忧,海湾安全体系不再是一个整体,具有很大的脆弱性。任何地区性事件都会给整个局势带来破坏性影响。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并随后对伊拉克实施制裁,这不仅将美伊关系推到了矛盾的顶点,也让海湾合作委员会在对伊朗的政策上面临两难境地。同年10月,当卡乔奇事件爆发时,沙特阿拉伯的国家形象遭到严重破坏。一些沙特阿拉伯盟友,如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甚至开始考虑与它保持一定距离。

海湾合作委员会内部分歧的加深实际上为伊朗寻求该地区的战略利益提供了机会。长期以来,伊朗历届领导人都将该国定位为地区强国。在中东建立的各种地方武装组织已经形成了“战略深度”,并形成了严密的幕后支持战略。即使在美国制裁多年后,伊朗仍发展了强大的自卫能力,并与土耳其和俄罗斯结成了事实上的联盟。相比之下,沙特阿拉伯的自卫能力极其脆弱——它严重依赖美国的保护,其既定的区域网络有崩溃的危险,阿联酋军队的撤离及其对也门南部分离主义组织的支持就是例证。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伊朗加大了对沙特阿拉伯战略空间的挤压。与此同时,这一举动也与美国的利益相冲突,从而在海湾地区造成持续的紧张局势。

竞争和对抗仍将是海湾局势的主题。

从海湾局势的未来发展来看,首先,美伊冲突仍将是核心矛盾,短期内难以解决。自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以来,美国和伊拉克之间的言论和军事威胁没有停止,也没有试图解决矛盾的迹象。作为海湾安全体系中的一个国际因素,美伊关系将严重制约局势向好的方向发展。

其次,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冲突将是主要矛盾。作为该地区结构性矛盾的典型代表,在现有的国内体制和地区环境约束下,双方将继续在各个领域,特别是也门进行博弈和对抗。

第三,海湾合作委员会内部的冲突将是次要的。对于海湾君主制来说,建立一个“神圣联盟”来维护君主制的利益远远超过地缘政治利益。事实上,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最近已经显示出接触的迹象。

最后,对石油工厂设施的袭击是沙特阿拉伯在海湾地区战略破坏的重要表现之一。饱受内政和外交双重挫折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尔曼(mohamed ben salman)试图继续寻找新的战略空间,扭转沙特阿拉伯领导层在国内的不利局面。此前,萨尔曼表示,他已经对土耳其失去了耐心,因为去年10月土耳其处理卡乔奇事件的方式让沙特阿拉伯非常尴尬。9月12日,沙特阿拉伯外交部长易卜拉欣·阿卜杜拉齐兹·阿萨夫(Ibrahim Abdelaziz Asaf)表示,沙特阿拉伯支持希族塞人反对土耳其在地中海进行油气勘探。

综上所述,一方面,由于美国的干预,“安全困境”制约下的海湾国际关系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另一方面,海湾国家对安全问题的关切,特别是对政权安全的敏感性,导致了区域大国之间的持续竞争和对抗。这不仅使未来的海湾局势复杂化,而且使中东局势更加不确定。

(作者是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后;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兼教授)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张玉友韩志斌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