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锦能源“花式减持”引质疑“氢能第一股”为何对资金如此渴求

2019-12-01 18:51:57

早在2017年,美津能源就开始部署氢能。在过去两年里,它一直在大力投资氢能。然而,在监管者看来,有许多疑点需要澄清。那么,阻碍公司未来发展的巨大挑战是什么?

“投资者网络”谢英杰

山西梅津能源有限公司(000723.sz,以下简称“梅津能源”)董事长姚梁军曾于2017年提出:“公司炼焦过程中的焦炉煤气富含50%以上的氢气,可以低成本生产氢气。氢能将成为美津发展的一大优势。”目前,氢能带来的优势还没有显现出来,但该公司原本紧张的现金流已经恶化。

根据该公司2019年年中的报告,代表偿付能力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0.8和0.68,远低于正常值2和1。不仅如此,美津能源今年已经五次被列为执行人。然而,该公司尚未从中吸取教训。今年,中国宣布了几个新的氢能项目,预计投资至少200亿元人民币。

因此,深交所质疑该公司的炒作和股东减持。然而,在此之后,美津能源似乎并没有停止,而是改变了继续减持的方式。这是什么?

“幻想减少”带来疑问

今年5月底,美金能源披露,将通过股权转让引入强大的战略投资者,同时出售其减持计划。9月18日,此事终于迎来了实质性进展。当日,公司宣布控股股东美津集团拟将公司2.05亿股(占5.01%)转让给杭州首城救助企业管理合伙公司。受让人还在公告中强调,“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或减持上市公司股份。”

根据调查数据,杭州首城成立于2019年9月3日。实际建立时间只有半个月。当时,舆论纷纷抨击。此前,美金集团质押股份比例超过95%,此次转让的部分股份也未能幸免。交易完成后,部分股份将成功解除质押。此外,9月27日,美津能源1722.3万股限制性股票上市。

市场质疑这笔交易的原因是为随后的减持铺平道路,不仅因为受让方实力不足,还因为美津能源对资本的渴求已经显而易见。据2019年《中国日报》报道,美金能源上半年营业收入为77.3亿元,同比增长15.91%,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仅增长2.1%,收入不增利润的情况十分突出。

报告期内,公司负债率达到52.5%,其中流动负债85.8亿元,占负债总额的88%,其中短期贷款20.4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亿元,流动资产68.53亿元。

不仅如此,2019年6月,公司董事长姚梁军两次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执行人。据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称,仅在2019年,美津能源就五次被列为执行人。2015年至2017年,姚氏家族旗下美金集团旗下的山西盛能、郭进煤电有限公司、美金扬州有限公司因债务问题被列为不诚信公司。

氢能的大规模布局

作为山西省前首富,姚家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投资者网络”研究发现,美津能源的转折点出现在2008年。

今年,山西省出台了《关于加快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整合煤炭产业,梅津能源走上了扭亏为盈的艰难之路。2009年、2012年和2015年,该公司遭受了重大业绩损失。

直到2016年,美津能源才真正扭转局面,但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库存却异常增加。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库存分别为14.28亿元、14.43亿元、19.65亿元和10.24亿元,而2014年前库存大多在1亿元左右。

也是在2016年,该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首次都低于1。在偿债水平远低于正常水平的背景下,美津能源坚持以氢能为转型方向,于2017年底收购了年产能5000辆氢能公交车的菲菲汽车15%的股份。

2018年,美津能源与广东鸿运高科技共同出资成立广州金红投资有限公司,并继续大力投资燃料电池行业。与2019年全国“两会”巧合的是,氢能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美津能源随后利用这一情况进行了追踪。

2019年3月,美津能源宣布将在嘉兴市建设美津氢能汽车工业园,预计投资100亿元。4月,向广东郭虹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增资。6月,宣布建设青岛美津氢能城,总投资100亿元。

好消息公布后,美津能源在二级市场的股价从2019年1月的3.23元/股飙升至4月中旬的21.54元/股,累计上涨571%,市值一度超过800亿元,并获得“氢能第一股”的称号。

正当热钱通过包裹时,公司“掐点”出售降价计划。根据该公司5月31日的公告,控股股东美津集团(Meijin Group)表示,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8182.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

对此,美金集团表示:“此次减持是为了偿还相关债务,释放美金能源质押股份的数量,降低美金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和上市公司质押股份的比例。”

就在宣布降价后,美金能源的股价开始进入长时间下跌。在过去的三个月里,美金能源的股价一直在10元/股左右波动,但其动态市盈率仍超过20倍,比普通煤炭股高出4倍多。

监管当局发出了一封调查信

" 12亿英镑的图书基金如何支持200亿英镑的投资?"7月1日,深交所发出询价信,要求公司详细说明其氢能分配的具体计划和资金情况,投资计划是否与控股股东减持计划相关,是否与减持股东有协调,是否存在信息泄露或内幕交易等。

美津能源在回复中表示:“氢能的分配是公司既定战略的实施,与控股股东的减持计划无关。公司的子公司主要从事氢能业务,即佛山飞飞汽车、广州金红投资、云浮金宏、山西氢源技术示范区,2018年累计净利润不到3200万元。”

事实上,根据美津能源(Meijin Energy)2018年的愿景,该公司每年可以生产59,000吨氢气,可以满足37,000辆汽车、12,000辆重型卡车或9,000辆大型卡车的年使用量。然而,现实情况是,2018年全国仅销售了360辆氢动力汽车。不难看出现实和梦想之间的差距非常残酷。

显然,氢能在短期内几乎不可能产生经济效益,这注定是一个高投资、长周期的领域。那么,以易美金能源的现金水平,这么高的氢能投资怎么可能完成呢?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监管机构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深交所在2018年年报询价信中指出,公司库存大幅增加,部分产品毛利率较高,净利润增长率高于同行,要求公司提供合理分析。此外,公司还存在营业现金净额下降、净利润上升、应收账款增速高于收入增速、在建工程未及时合并、主要客户依赖、一年以上未收回预付款等问题。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阻碍美津能源未来发展的挑战。(由思维金融制作)

资料来源:投资者网络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海快3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 江苏快三 秒速彩票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