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独居在家总觉被人窥视,深夜家里多出的呼吸声让我浑身僵硬

2019-11-19 19:12:12

独自一人住在家里,我总是觉得被人偷窥,晚上在家额外的呼吸让我全身僵硬

在人群中响起。她转过头,看见拐角处有一张冷酷的脸。男人笑了,在月光下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她大叫一声,转身就跑。那人没有追上来,但在她跑了几米后,一只刺眼的眼睛出现在她面前,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眨眼,眨眼——”

谢丛薇尖叫着,对方咧嘴一笑:“答对了,谢小姐。”

她想呼救,但那个男人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拖到巷子里一片尘土飞扬的废墟后面。力量的悬殊使她的斗争荒谬而无力。

“我等了几天,终于等你加班了……”

那人喃喃道,眼里带着一种奇怪的狂热。谢丛薇突然想起,这张脸——这是每天来他们公司送外卖的外卖!

她挣扎的手逐渐变弱了。当她跌倒时,她感觉到口袋里的硬物,那是袁宁发出的狼警报。谢丛薇咬着牙,用尽全力压了下去。下一秒钟,刺耳的声音在小巷里回荡。

“在这里!”

谢丛薇听到一声尖叫,然后抓住她的脖子用力一松,身体上的沉重压力消失了。她的鼻子发酸,眼泪流了出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是一个心灵运输鬼地方,使用拦截器!"

“成功阻挡!”

今年31岁的嫌疑人张轩在六个月前唤醒了他的传送能力后,拒绝向全国征集。你是他追求的第三个猎物。”看完信息后,警察抬起头来。“前两名受害者的指控也被存档,他将面临5至10年的监禁。”

"如果它能瞬间移动,难道它不会从监狱逃走吗?"

警察笑了:“谢小姐,别担心,眨眼是不可能越过栅栏的。”

谢丛薇完成了记录,谢过警察,起身离开。袁宁发了几十条微信,询问她是否安全。她打开门,顺着墙滑到地板上,疲倦地回答,“我很好,谢谢你报警。”

袁宁叫她早点睡觉,谢丛薇回了一句“好”字,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洗澡,然后扑倒在柔软的床上。

幸运的是,第二天是周末。当她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

谢丛薇觉得自己恢复了一点体力,起身去厨房做饭。切蒜瓣时,她摇摇头,割破了手指。鲜红的血立刻汩汩流出。

谢丛薇遗憾地叫了一声,简单地洗了伤口,去药箱找了一个创可贴。她拿着空袋子,想起她已经用完了,忘记买了。

犹豫了一会儿,谢丛薇决定去隔壁房间借陈思庭。

“丛薇?”

"我不小心伤了手,想向你借一个创可贴。"谢丛薇举起受伤的手指。

陈思庭俯下身让她进来:“进来吧,我来帮你包扎伤口。”

谢丛薇有些尴尬地走进房间,眼里闪过了过于简单的装饰。陈思婷让她坐在沙发上,去书房的药箱。

"我只是需要借一个创可贴。"

“当菜刀割破手指时,创可贴毫无用处。最好用碘伏消毒并包扎起来。”陈思庭轻轻地解释道,跪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为她包扎伤口。

"谢谢你"

“没事。只要你记得,我不是一个变态,不要躲着我。”陈思庭半开玩笑地说道。

谢丛薇点点头,看着他拿起药箱回到书房。突然,整个人僵在沙发上,冷汗一点一点地从他背上冒了出来。

她感觉自己的嘴在开合,机械地说:“如果没什么事,我会先回去。”

陈思庭回答说,谢丛薇站起来,感觉到真正的眼睛粘在她身后,急切而炽热。她咬死了嘴唇,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谢丛薇锁上门,立即拨通了电话。

“你好,警察先生,我怀疑我的邻居...窃听了我的家。”

“那不是虫子。陈思庭本人是一个不断进化听力的鬼魂。”谢丛薇和警方两天内第二次感到更加微妙,“他已经承认每天在墙上偷听你的生活的罪行。”

“要多少年?”

年轻的警察摇摇头:“我不确定,毕竟没有实质性的损害,也就是几个月到半年。”

谢丛薇感谢警察,尽管他有些愤怒。离开前,对方半开玩笑地说,“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来说,独居真的很危险。”

她笑着说,“结束了。”

谢丛薇关上门,转过身去扫描房子里的一切。阳光进来了,似乎驱散了所有的阴霾。

终于结束了。不管是跟踪者还是窥视者,那些想用他们的超能力入侵她的生活的人最终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谢丛薇放下心来,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青春的活力。她哼着歌,快步走到冰箱前,准备拿出一瓶可乐来庆祝。

下一秒钟,她僵在原地。

不...不!!被监视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谢丛薇站着,惊慌地环顾四周。因为她太紧张了,她的指关节是白色的,她的眼睛凸出来,看起来又凶又可怕。

眼睛在房间里一寸一寸地摸索过去,最后停留在竹盆上。

更准确地说,它是停留在龟壳竹子泄漏的水中。

谢丛薇大步走过去,蹲下身子凝视着水池。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仿佛是世界上最清晰、最干净的东西,而且从未改变。

"你知道我的超能力是什么吗?"谢丛薇侧过头轻轻说道,房间里空无一人,听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她知道这个人能听见。她的声音像一阵风一样柔和,但她的表情很奇怪,甚至很狰狞。“我的超能力...就是把水变成冰!”

水池里的水蠕动得很快,头发和皮肤都在生长,仿佛要再次变成人类,但谢丛薇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她把手指放过去,一会儿,水池立刻变成了冰。

窗外的阳光投射进来,地面上的冰将光线折射成不同的颜色。冰被半张脸、淡黄色的头发、惊恐的眼睛和不规则撕裂的面部特征和皮肤封住了。

只有刘淼有时间变回半人类形态。

谢丛薇奇怪地笑了起来:“失踪了这么久,你一直在这里。”

她拿起那块冰,冰冷的温度粘在她的手指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成了刺痛,但她像失去知觉一样打开窗户,把冰块举得高高的,然后放开。

在14楼的高度,几秒钟后,她听到了沉闷而遥远的碎裂声。

”卢淼也唤醒了他的超级力量。他的能力是把自己变成水。”谢丛薇在电话中说道。

袁宁停顿了一下,笑了起来:“真的吗?难怪它叫卢淼。你联系过他吗?”

“好吧,算了吧。”

谢丛薇含糊地回答,挂了电话。

她向窗外望去,柔和的夕阳正慢慢落在天空。刘淼没有移动能力就改变了水,所以她很容易就把水变成了冰。

那么一开始,谁为刘淼打开了大门?(作品名称:莫言·小莫的《独居的礼物》。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上海快三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 快3网上投注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