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教师、工人、服务员、水电工……他们是“最美奋斗者”

2019-11-19 18:45:53

9月25日,“最美的奋斗者”学习宣传活动在北京举行,9名上海先进人物入选。他们是宇易、马凤山、王一平、鲍樊棋、杨怀远、邹碧华、徐虎、秦毅和钟杨。

其中,有的是毕生致力于教育的“人民教育家”,有的是以文学艺术为理想的“人民艺术家”,有的是改革开放中中国工人的创新先锋,有的是在青藏高原奔跑的“梦想家”...

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在各自的领域认真工作,用他们的踏实、稳健、勤奋、创新的勇气和进步的意愿书写一种平凡而非平庸的生活。

余一

宇易出生于1929年2月,今年91岁。她是上海杨浦高中的名誉校长。她曾任国家语言学院院长和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副主席。

她长期致力于中学语文教学,坚持教书育人,倡导将“人文”写进国家“语文课程标准”。它倡导教育思想和教学实践的同步创新,主要推动上海初中语文教学改革实验。主要发言人是一个探索性的模范公开课,比市一级节省了近2000元。其中,50多节课被认为是语文教学改革的象征性课程,并撰写了数百万字的教育著作。教育部门采纳了许多重要观点,为国家基础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一些学生做了这样的统计:宇易,他一直不停地写作,已经发表了531篇文章,37部专著,以及100部合著和编辑的作品。

宇易热衷于教育。她总是说,“老师把学生的现在放在一边,把国家的未来放在另一边。在67年的教学时间里,余一以“站在讲台上就是生命歌唱”的精神走出了自己的语文教学之路。她的中国教育思想在全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被誉为“教育人民是一代人的楷模,教学改革是一面旗帜”。

马凤山

马凤山一生致力于独立设计中国自己的大型飞机。

从2017年5月5日到2019年8月1日,四架国产c919大型客机已经升空。马凤山是为新中国第一代大中型飞机弯腰铺路的人之一。

马凤山1929年出生于江苏无锡。他于1949年10月被上海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录取,并于1952年9月初毕业加入航空业。马凤山领导设计了中国第一枚中程战略轰炸机炸弹6号、第一架中程运输机运输机8号和第一架大型客机运输机10号,并领导编写了中国第一部运输机适航条例。

几十年来,只要是国家飞机发展局的召唤,马凤山总是无条件地首先到达。他毕生致力于创造航空人的“蓝天梦想”。

他一生都在开车,经过多年的艰苦工作后生病了。他于1990年4月在上海因病去世。

王一平

王毅曾是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院的研究员。

"药物研究的每一项贡献都能给人们的生活和健康带来一线希望。"王一平曾经说过,他一生中最大的愿望是“成为全世界临床医生的首选新药”。

为了研究丹参的有效成分是什么,王一平带领研究小组开始了十多年的艰苦研究。

早期的研究条件很差。他们不得不借仪器,日夜工作。好事多磨。王一平在实验测试中发现,来自丹参的醋酸镁具有特别强的生物活性。经过进一步研究,他大胆推测这可能是丹参中最重要的药用成分。

王一平带领团队创造性地提出以醋酸镁为质量控制标准制备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经临床应用,丹参多酚酸盐粉针剂可用于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等疾病,临床疗效显著,高效、安全,质量稳定可控。被评为市场上最具竞争力的医药品种,已成为中药现代化研究的典范。

此后,王一平还主持了一种新型抗心律失常药物“硫酸舒欣”的药理研究,现已完成二期临床试验。该药物对心肌细胞钠、钾、钙通道具有抑制作用,是一种复合离子通道阻滞剂,能使药物发挥更安全、更有效的抗心律失常作用,并已获得许多国家发明专利授权。

王一平还带领团队构建了完整的心血管药物研发平台体系,完成了国家药物研发企业50多个新药项目的临床前药效学评价,为企业科技创新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

2018年4月11日,王一平在办公室因病去世。他只有55岁。

包樊棋

包樊棋素有“抓斗之王”之称,经验丰富,曾担任码头装卸工和机械师,曾任上海国际港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港)副总裁,并担任上海市政府顾问。然而,在他看来,“工人”是他自己永恒的背景。可以说,他是随着改革开放而成长起来的中国工人的缩影。

他带领团队主动创新,开发新的抓斗和工艺系统,推动港口装卸机械化,参与上海港首个国内贸易标准集装箱航线的开通,参与中国首个集装箱自动化无人堆场的建设,积极推动中国首个自动化程度最高的散货装卸设备系统的开发,并领导集装箱rfid货运标签系统国际标准的制定。

在过去的40年里,他带领团队进行技术创新,在巴黎、日内瓦等国际发明展上获得3项国家发明奖、3项国家科技进步奖和36枚金牌。他连续五届获得“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和“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40年的改革开放带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我们都是证人、参与者、证人和受益者。”鲍樊棋说:“当我在码头上做码头工人时,我只受过二年教育。没有改革开放,没有上大学的机会,就没有今天的包樊棋。”

三十多年来,他只致力于创新。他用自己的时间来实现“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牢记使命”的人生追求。

杨怀远

杨怀远是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远船务(原上海航运局)的服务员。他于1956年参军,并于1960年被调到原交通部上海海事局。他成了一名海员,并先后从事在船上生火和侍应生的工作。20世纪70年代,他被任命为船舶政治委员。

出于对普通工作的热爱,他自愿辞去政委一职,继续当服务员,直到1997年退休。

几十年来,他一直以雷锋为榜样,愿意做人民的“搬运工”。他为乘客带来了120多种方便,带着小扁担,穿梭于乘客之间,以减轻他们的烦恼和困难。他被乘客誉为“老人的拐杖”、“儿童的保姆”和“病人的护士”。他创造了一套独特的语言服务和心理服务,用他的日记积累了6000多首服务诗和韵文。他还把自己的服务经历写成了一篇40万字的“谈论服务”。他扛着一根小杆子为人民服务,从青年到中年到老年,始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没有任何报酬,被誉为“小杆子的精神”。

邹碧华

邹碧华被称为司法系统改革的“燃烧器”。他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党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和高级法官。

邹碧华曾经说过,“当我们把信仰看作生命一样重要时,我们可以把时间、精力甚至生命都奉献给信仰”。

经过26年的司法生涯和22年的法官生涯,邹碧华坚持“有良心的法官”的职业理念,依法公平行使司法权。

他参与审理了大量引起全国关注的重大疑难案件,包括社会保障基金回收案、北方证券破产案和住房维修基金案。在上海社保基金案的审理中,他提出了“预执行”方案,解决了追回38亿元的难题,并获得了上海市委的奖励。

为方便上海法院,他规范建立了统一的12368服务热线,受到群众的欢迎。积极推进上海法院提高科学管理水平,起草《上海法院司法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等重要文件,推进上海法院司法体制改革。

2014年12月10日,邹碧华因公不幸去世,引发了各界的自发哀悼和记忆。“法官应该像邹碧华一样”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同情。他被追授“全国模范法官”和“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徐虎

徐虎,上海西部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前物业主管,长期从事水电维修工作。

1975年,徐虎成为上海市普陀区的水务维修电工,从事水电维修和房屋维修工作达23年之久。

遇到居民要维修,徐虎喊来,及时解决。谈到艰苦的工作,徐虎尽一切可能让居民满意。每次修理后,徐虎都主动做好清洁工作。他微笑着拒绝了对居民的奖励。如果你遇到挑剔的居民,你必须耐心并说服他们。

“自力更生,方便千家万户”的服务宗旨是徐虎的“金招牌”。不管刮风下雨,冷天热天,他每天晚上都会准时打开“徐虎工作箱”为居民服务。徐虎利用业余时间义务为居民修复了2100多个故障,花费了6300多个小时。

徐虎手拉手教的学徒遍布西方集团的所有房地产公司。徐虎经常去他学徒工作的社区管理办公室。当有棘手的维修申请表时,他会把他的学徒拖到门口,亲自演示,并仔细引导他。他将自己的专业技能和服务理念传授给他的弟子,形成了广泛的“徐虎效应”。

徐虎获得了五项全国劳动模范称号,被评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百名中国搬家工人”。

秦毅

秦毅1922年出生于上海。1938年,16岁时,在同学的建议下,她离开上海去湖北武汉参加抗日宣传活动。在前线,她当护士,扛着担架,以一个小女孩微薄的力量支持在前线作战的抗日士兵。因为她的美貌,同年她被选为中国电影制片厂的实习生。此后,她先后参加了中国戏剧总公司、中国戏剧艺术学会等戏剧团体,出现在一系列戏剧和电影作品中。抗日战争胜利后,秦毅回到了上海。1949年11月,上海电影制片厂成立,秦毅成为上海电影制片厂的演员。

更贴近生活,更深入人心。正是因为这种对表演的信念,秦毅给观众带来了一系列经典形象:马兰,在《马兰花开》中能撑起半边天的拖拉机手;在《青春之歌》中死去的慷慨的共产党员林鸿;《女篮五号》中敢于爱恨交加的篮球运动员林杰;方林的嫂子在《飞虎队》中与敌人作战;《林则徐》中抗击侵略者的女人英杰·阿夸;最终同意女儿返回“海外池子”为祖国服务的母亲;和为“青海湖”高原铁路梦想而奋斗的女科学家

秦毅曾经说过,从事文学艺术不是“谋生”,而是“成为一个理想”。这个理想需要强大的内在精神力量,力量的源泉在于人。作为一名演员,追求一生的理想应该是通过表演把自己从文学艺术中获得的所有感人的精神力量给予他人

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秦毅作为中国电影业的唯一代表,获得了“人民艺术家”的荣誉。

钟阳

钟杨是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他长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的研究和保护,带领一个团队为青藏高原国家种质库收集了数千万颗植物种子。十六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帮助西藏,走遍了西藏最偏远、最困难的地区,为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才培养、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

钟杨在去世前每个月都必须离开复旦大学。除了去西藏,另一个地方在80公里外的南汇临港,他和他的同事在那里种植红树林。他说这是他“给上海未来的礼物”,并希望它能在200年后造福人们。

“只要国家需要和人类需要,甚至最艰巨的科学研究也需要做。”一个基因可以拯救一个国家,一粒种子可以造福数百万人。许多关于国家和人类命运的句子分散在钟杨的话里。他没提到任何人。

除了繁重的科学研究和管理工作,钟杨一直致力于科普工作。他参与了上海科技馆和自然博物馆的筹备工作,并担任学术委员会委员17年。

2017年9月25日,在内蒙古为少数民族干部教书时,钟杨因车祸去世,享年53岁。

(这篇文章中的数字都来自新华社)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pk拾 陕西11选5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